天堂的颜色——稻城

[复制链接]
查看: 101|回复: 0

39

主题

39

帖子

0

积分

注册用户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1-9 13: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这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评价。
稻城,地处四川,靠近西藏、云南三省交界处。早在1928年,美国著名的旅行家洛克到过这里,并在1931年美国的国家地理杂志上发表了他的旅行报告;八十年代,旅美华人摄影家李元数次进出,发表了大量美丽的照片,遂使稻城名声鹊起。
稻城的风景集中在名叫“亚丁”的区域内,那里三座俊峭洁白的雪山是其标志性的风景,山林中碧绿的牧场和珍珠似的蓝色湖泊,这块如梦如画的世外桃源被当地人誉为“香格里拉”。
我是1998年国庆节去的稻城。那次是去川西北靠近云南的边远小城――乡城县参加当地藏族的“巴姆山节”,回程去的稻城。汽车从成都出发到稻城需要2天,这是一条汇聚风景名胜的走廊。沿途经过富有传奇色彩的雨都雅安、早年传唱中的“二呀么二郎山”、当年红军飞渡的泸定大渡河铁索桥、康定遛遛的跑马山、迂回盘旋的折多山、摄影人喜爱的新都桥秋色、老爱塌方的雅江(我也未能幸免)、盛产“美男”――康巴汉子的理塘草原,整整两天的行程既辛苦,又充满魅力。当我从乡城返回成都时,得知将路过不远处的稻城,干嘛不去呢?于是和在乡城邂逅的一个也是摄影发烧友的武汉大学的女博士生结伴去了稻城。
快近稻城时,路边出现一大片绽放在蓝天白云下的金灿灿的白桦林,矗立在一个长满红色芦草的水塘边:红的草、黄的叶、蓝的天、白的云,绿的树,这就是稻城图片中出镜率很高的“傍河”风景。稻城就这样以她那热烈的五色彩绘欢迎着四方来客,给长途跋涉的旅人一个惊喜――“天堂的颜色”果然名不虚传。
1.jpg
经过长途跋涉,又很顺利地弄到车进山,终于进入了向往已久的稻城风景区,能不高兴吗?我们兴奋地骑在马上,顺着一条湍急的河流快活地随着马屁股的起伏节奏而上下颤悠(那可是考验你的腰功哟)。山不转水转,峡谷里随着哗哗的流水不时变幻出一幅幅美丽的画面:白桦树或在蓝天下透亮着明艳的金黄,装点着稻城的秋色;或将弯曲在水中枯而不朽的躯干顽强地与急流抗争,展示着生命的不屈――流水、树林衬托着雪山,组成一幅生动的峡谷风光。一路上艳阳高照,大自然让人心旷神怡,旅途的疲惫一扫而光。马夫说我们运气真好,国庆期间山里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昨天才放的晴。兴奋的我们扯开嗓子放声高唱“呀啦嗦――”。不知何故,大凡内地游客来到藏区,都会情不自禁地喊上一嗓子《青藏高原》,借以抒发向往已久的高原激情。两个藏族马夫在我们的感染下,也扯开嗓子高声吼起他们自己的民歌。高高低低的歌声一时间在空谷里飘荡、回响,他们那种与生俱来的高亢嗓音是我等望尘莫及的。就这样一路唱着一路颠着一路疯着开始了我的稻城之旅,真是个愉快的开端。
太阳西斜时我们这支小小的马队抵达了第一个宿营地――海拔3880米的冲古寺。这是一块在高山环抱中的草地,因寺庙而得名,以前零星的游客就在寺内借宿(现在哪里还有“零星”的游客?)。还未到达宿营地,老远的就见芳草萋萋的小河边,早已架起一长排三脚架,摄影发烧友们都在等待着雪山夕照。一看这情景,女博士立马热血沸腾,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住宿的大帐篷里(无人看管),扔下行李箱就端着相机冲往河边。得,我也不管行李了,抄起家伙也跑向河边,其实也没法管,总不能呆坐帐篷里看行李吧。
2.jpg
展现在我眼前的是这样一幅画面:群山怀抱着绿洲,苍翠的森林沿山脊梯次往上展开伸向雪线,一条弯弯的小河犹如大师的画笔在绿洲上划了道漂亮的S,一匹马儿仿佛优雅的绅士踱步在夕阳中。落日的余晖渐渐映亮了山头,闪耀了一天的雪山那颗“怿动的心已渐渐平息”。面对着这幅夕阳无限好的美景,摄影人都在紧张地拍摄,晚风中四周响起一片快门的咔嚓声,打破了这山中黄昏的宁静。日落月升,一弯新月高挂蓝天,山谷里一片浑沌,月光如水倾泻大地,小河轻流微微泛着银波(可惜不是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犹如绿洲睡美人胸脯上的一串银项链在幽幽地发光。这就是我看到的第一个“香格里拉”的动人画面。稻城人坚称那里才是真正的“香格里拉”,但此雅号最后还是花落云南的中甸县,人家干脆把大名都改成“香格里拉”。
3.jpg
天堂看完转身就得下地狱。山里太阳一落立马寒气逼人,吃完干粮裹上所有的寒衣,却不敢进帐篷入睡。军用大帐篷里面用木板搭成两排通铺,各睡10人,不分男女,一人一条薄薄的军用睡袋和一个小枕头。所有行李只能放在铺上和中间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走道上(想想20人得有多少行李?),所以进去后只能躺在你的“床位”上,别无选择。山里没电,帐篷里门帘一放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丝毫不夸张!),老早睡下如要方便还得摸黑从人群中爬出来,所以只好在外面苦熬到10点才进去。见有人带着保暖瓶就用毛巾接了一口热水擦把脸,谁知一阵寒风吹来刮得脸上生疼,此后再不敢洗脸。山中的几天,毛巾和牙刷都成为多余的东西,因山上能提供给你的全部服务就是一条在帐篷里的睡袋。夜里气温骤降,女博士穿上所有的衣物还是在那条薄薄的睡袋里冻得彻夜难眠,紧紧靠着我“得瑟”一夜希望借点热,但相比以前只能在牛圈里露营的游客已是在天堂了。至于“解忧”那就漫山遍野在大自然中尽情释怀吧。帐篷后面的一片树林是理想去处,谁知进去才发觉里面“地雷”遍布。硬着头皮隐身于草丛中,不料近旁站起一个提着裤子的女子,大窘!写到这里,我真钦佩那些勇敢的女性,为了精神上的追求,她们除了受苦受累受冻外,还多了一层难言之隐。那些男男女女的马夫们,也是非常辛苦。他们舍不得也不可能住旅馆(有限的帐篷床位容纳不下他们),就在野外点堆篝火熬过长夜。我们下山时,将多余的食物全部送给了马夫,惹得他们一个劲夸我们是好人。
4.jpg
稻城亚丁景区内的雪山风景由三座完全隔开、但相距不远、呈“品”字形排列的雪峰构成其主体部分。三座雪峰洁白,峭拔,似利剑直插云霄。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像傲然端坐莲花座的大佛;南峰央迈勇海拔5958米,像娴静端庄、冰清玉洁的少女;东峰夏诺多吉海拔5958米,像雄健刚毅、神采奕奕的少年。这三座雪山佛名三怙主雪山,在世界佛教二十四圣地中排名第十一位,一生当中至少去一次转山朝觐是每一个藏民的夙愿。
?第二天清晨天不亮,我们就随着发烧友们早起拍摄仙乃日雪山。众人忍受着瑟瑟的寒风,蜷缩在一座小山头上,守望着对面近在眼前犹如莲花宝座般的雪山。稻城的雪山有一个特点,就是距离都很近,就在眼前,不像许多地方的雪山远望虚无缥缈。随着太阳渐渐升起,太阳慢慢从山顶开始给雪山徐徐披上晨装,“大佛”精神焕发、神采奕奕,迎来众人的一片喝彩。
看完日出吃完早饭就赶紧向2公里外的珍珠海赶去。珍珠海在藏语中称为“卓玛拉措”(藏语中措即湖),是仙乃日的融雪形成的海子,面积约0.1平方公里,藏在深山密林中的珍珠海如一颗镶嵌在莲花宝座上的绿宝石。早晨,一层轻雾弥漫在湖面上(就像舞台喷雾效果),仙乃日仿佛是座海上仙山,飘渺在白雾之上,如梦如幻。随着晨雾的渐渐散去,碧绿的湖水沉静如玉,蓝天雪山倒映其中,简直就是世外桃源般的仙境。一阵风来,碧波荡漾,粼粼波光中透出无限清丽,湖畔四周,苍翠如屏。春天,湖边片片杜鹃花灿烂怒放;秋天,层林尽染,碧波倒映着五彩斑斓的世界,让人沉醉其中。
5.jpg
从珍珠海下来,为了更好地欣赏冲古寺周围的景色,我爬到一座山头上,静静地观赏四下里风景。湛蓝的天空下,晶莹的雪山闪烁着银辉,墨绿的树林排列在山坡上,在阳光的勾勒下犹如列阵的士兵,悠闲的奶牛们星星点点地散布在草地上享受着阳光,哗哗流淌的小河边红枫树在风中摇曳,这一切都勾画出山里的宁静、安详、和谐和美丽。我凝视着眼前这幅美丽而安宁的画面,觉得时间在这里已经变得毫无疑义,牧人和他们的牛马们世世代代过着一样的生活,唱着同一首歌,这里的一切都是原生态的,远离现代文明。面对源源而来的游客,这些与世隔绝的牧人在自己的香格里拉里犹如桃花源中人那样“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地“怡然自乐”着,但,这能维持多久呢?
6.jpg
吃过午饭,我们上马向下一个宿营地洛绒牛场进发。由于前几天都是下雨,所以一路上山沟和树林里的路段崎岖而泥泞,若不是骑在马上,真不知往哪儿下脚。马儿在山路上艰难前行,我们在马背上兴致勃勃地欣赏美丽的秋色。这里不似其他风景区那样游人如织,因已是黄金周的末期,山谷里只有我们这一支小小的马队在向山里进发,偶遇下山的游客,双方老远就会兴奋地在马上互相招呼。一会儿我们钻进丛林中,秋阳下的山林五彩缤纷,看着女博士骑着马在逆光中的林子里时隐时现地穿行,这一幕像极了我们熟习的美国西部影片中的牛仔画面。一会儿我们沿着河流走,曲折的河道在山谷中划出了漂亮的S型,雪山、树林、流水随着河道的弯曲,在阳光的造型下,组合成一幅幅多彩多姿的画面,让人频举相机;一会儿我们爬上高高的山岗,环顾四周,景色怡然,豁然开朗:黄色的草地、绿色的森林、白色的雪山、蓝色的天空、快活的我们…… 就这样,我们一路看着、一路拍着、一路沉醉着,品尝着这份向往已久的“香格里拉”的甘醇。
7.jpg
又是一夜哆嗦,翌日早起,钻出帐房一看,太阳已经升起,赶紧抓起相机奔到央迈勇雪山前,等待拍摄令所有摄影人都向往的“日照金山”图。由于太阳升起时的角度关系,洛绒牧场周围的三座雪山只有央迈勇能被朝阳眷顾。静静的晨风中,寒气逼人,大地尚未苏醒。一夜露水草地上湿漉漉的,飘荡着一层轻轻的薄雾,几匹早起的马儿在风中安详地甩尾吃草。在我面前海拔5958米的央迈勇雪山,娴静端庄地矗立在朝阳中。太阳先是映红了山头,渐渐地红晕慢慢往下渲染,央迈勇此时就像是冰清玉洁的少女披上了出嫁的婚纱,羞红了新娘的脸庞,神圣而又圣洁。雪山倒映在一汪清澈的湖水中,上下一体,犹如新娘在对镜晨妆。草地上一座玛尼堆上的经藩在风中猎猎飘舞,与雪山对语,传达着藏民们对神山永恒的敬仰。此景此情,疑似仙境。
8.jpg
朝拜过神山、吃完早饭,我们就顺来路一路快马加鞭地下山了。当下午3点我们赶到亚丁时,因已经过了黄金周的旅游高峰,所以当天已经没有下山的车了。怎么办?天已晚了,当天再从县城调车来是不现实的,在等待了个把小时后,只好无奈地选择了租马下山。在陡峭的山路上骑马下山可不是件浪漫的事,以前我在云南的梅里雪山就曾体验过。就像人登山一样,也是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马路可不是城市里的马路,真正是马走的路,几乎是在石头上爬上爬下,比我们进山时的路难走多了。骑马上山人的身子往前倾,下山时如随着马背往前倾,那可是危险动作。所以我只好最大限度地把身子往后仰,并用手紧紧地抓住马鞍的后皮带,我后仰的头与往下伸的马头呈180度前后分开,犹如雄鹰展翅,那模样肯定十分可笑。开始时由马夫牵着走,遇到特别陡峭的路段都要跳下马来步行,后来慢慢习惯了胆子也大了,就干脆甩开马夫信马由缰地让它驮着我前俯后仰地“走”吧,我信任这匹识途的老马。而女博士就惨了,在马上吓得大呼小叫不敢前行,我也自身难保爱莫能助,只好让马夫牵着马走或干脆步行。说来也好笑,马夫是老大妈(可能只是看上去老)带着一个小女孩。
9.jpg
翌日清晨,我们登上了发往成都的班车,挥别稻城,开始了还有两天的归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课程推荐

商务合作

客服热线:1361323915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注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2015-2016  唐社群  Powered by www.tsshequn.com  技术支持:唐社群     ( 冀ICP备16006677号 )